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「少波作品」画眉

2023-04-03 23:00:03 616

摘要:【少波作品】画眉原创: 汪啸波 晚上八点 前天画 眉一我今天要说的“画眉”,你也许猜不着是什么。“画眉”不是鸟。“画眉鸟”是一种善啼的鸟,鸣声悠扬婉转,非常动听。它精致而且美丽,全身棕褐色,头顶至上背具黑褐色的纵纹,眼圈白色并向后延伸成细长...

【少波作品】画眉

原创: 汪啸波 晚上八点 前天


画 眉


我今天要说的“画眉”,你也许猜不着是什么。

“画眉”不是鸟。

“画眉鸟”是一种善啼的鸟,鸣声悠扬婉转,非常动听。它精致而且美丽,全身棕褐色,头顶至上背具黑褐色的纵纹,眼圈白色并向后延伸成细长的眉纹。大约太像女子眉毛的形状与线条了,故而这样称呼。画眉生活于长江以南的山林地区,喜在灌木丛中穿飞,上下起落,行动迅捷。雄鸟在繁殖期极善鸣啭,声音略似“如意如意”,这尤为文人画家喜爱。


童年时,我只在于衢江边小村外的树林见到它们,我那时跟着舅舅、阿姨们放鸡——把鸡用鸡笼装起来,挑到收割过的田里去觅食,画眉的鸣叫在我的耳朵听来好像是提醒我们当心山坡树丛里有“狐狸狐狸”。

“画眉”也不是美妆。

不管哪个时代哪个地方的女子化妆,都会重视眉毛的装饰。但中国古代女子对眉毛的重视程度,那是我们今人无法想象的。比方说,你去拜见天子,那是天大的事了吧?但仍然有绝色女子不以为意。她就敢不化妆,嫌脂粉“污颜色”,干脆“素颜朝天”。然而,再自信再风情再轻佻的女子,她还是要“淡扫蛾眉”的。当然,女子的美眉如蚕蛾之触须,细长而弯曲,轻颦而微颤。本来就该用柔荑般白嫩的手,轻轻巧巧地描。


“画眉”还不是恩爱夫妻的闺房之戏。

据说,汉代宣帝时的官员张敞,任京兆尹时才干卓越,大臣们都非常佩服他。但是他有时上朝,故意绕行当时著名的红灯区“章台街”,并让车夫赶马快跑,以便让“达达”的马蹄惊动昨夜笙歌梦醉今晨熟睡未醒的美女。任那些未及梳洗的乌鬟云鬓从花窗探出,看自己飞马而去的潇洒。于是,中国的词典中诞生了一个有些香艳的成语——“走马章台”。


他最让人惊讶的还不是上述惊世骇俗的举动,据说,他经常在家给妻子画很妩媚的眉妆,夫妻恩爱,互相戏谑,传为佳话。也许因为这位汉代的长安市市长活得太潇洒,太有个性,以致于惊动圣驾。有一次宣帝问询,张敞坦然回答:“我听说闺房之内,夫妇之间亲昵的事,有比描画眉毛还过分的。”

汉天子毕竟胸怀广阔,也不需要装假正经,就一笑作罢。

说了那么多,读者也许会不耐烦:“画眉”到底是什么?

“画眉”是我家的一条小母狗。


你看,这五官,好不好看?这眉毛,像不像画出来的?所以,我管她叫画眉。

说起她的身世,倒是有段曲折。

那天,随手翻看微信朋友圈,突然被一条信息吸引住了。信息不长,如实录下:

杭州的朋友请拨冗关注一下这条信息:


前几天我一位善良的同事在公园救了一条可能刚刚满月的小狗。

据旁人说,小狗本来是跟着一个流浪汉的,那天流浪汉被强制遣返,小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同事把它带回单位传达室暂养,但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。它只是普通的中华田园犬,但很漂亮,聪明,极富生命力,而且因为曾遭抛弃,它很乖巧,从不敢随便进出。它没有名贵的出身,经历坎坷,仍然苦苦挣扎,渴望着温暖和幸福,如同我们大多数。

我很想收留它,无奈我家小朋友还不到三岁,只有我妈妈帮忙照顾,让我顾虑太多。今天传达室大姐说起实在不行只能送到收容所,听说在那里三天找不到收养者,小狗就会被人道毁灭,大姐泪水涟涟,我也十分不忍。

想在这里试着问问,如果有杭州的朋友肯收养它,我非常愿意负责办理狗证、打防疫针的事务和费用,不过最重要的是“一日收养,终身善待”。

感谢感谢!


与文字相配的还有两张照片,其中一张是小狗的正面照,眼中仿佛挂着泪珠。我眼与狗眼对个正着,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。我虽非爱狗人士,也打算把这可怜的小东西带回家来了。


高铁大约不能带动物吧?为了保险起见,我专程开车去杭州,把她接回来。她蜷缩在铁丝笼里,惴惴不安地颤抖着,一路上安安静静。

这是个敏感的小东西!

记得车行途中,因为我们和她的原主人通了一个电话,大约使用免提让她听到了主人的声音,她突然呜咽起来,而且长时间不停歇。小可怜是否觉得自己被抛弃呢?

到了我家,我们把她从笼子里放出来,她到处乱跑,闻闻嗅嗅,拉屎拉尿,我们把她关在笼子里。环境陌生,笼子里冷,画眉起初怯生生的,但时间长了就很不安,尤其到夜里,更是悲啼不止,弄得我们夜里起来好几次,去看她,去喂食,接连几天,总是睡不好觉。

我们小区有不少爱狗人士,他们熟悉“狗语”,尊重“狗权,关爱“狗生”,精通“狗道”。

对面一家老夫妻,男人姓揭,我们权且称呼他们为“揭爸揭妈”。他们原先有一天老狗,快20岁了,按人的年龄算,已经是百岁老人了。可以说老得黑天巴地了吧?双眼都老瞎了。他们想照料病人一样,牛肝,猪肺,猪骨头,变着法子喂好吃的。他们也遛狗,那模样看起来滑稽:老狗呼哧呼哧瞎着眼往前走,老夫妻一步一步紧紧相跟,唯恐摔倒了或被车碰了。夏天天热时看不见老狗,它在空调房里呢;冬天太阳好,每天把它抱出去晒太阳。老狗仿佛是揭爸揭妈老夫妻的更老的父母。

隔壁有个美丽的女子名叫杨柳,家有仨狗娃。老大是“黑妞”,德国牧羊犬黑贝,身体矫健,皮毛溜光水滑。黑妞小姐已婚,早就做了好几个狗娃的妈妈了。另外两个狗娃是贵宾犬,一个叫“羊羊”,一个叫“球球”,身形娇小,浑身雪白,像两团白毛线球,好可爱。

那天我很辛苦地遛狗,对面揭妈就对我说,不能亏待狗呀,她听得懂人话!不能遗弃她,罪孽呀!让我们好好关爱她。

杨柳呢,看我们没有狗窝,马上回家把狗窝拿来了,还拿了拴狗的绳子,教我们怎么去教育训练。


画眉真是幸运!她很快就拥有一个温暖的窝,柳条编且蒙了棉布的。这一夜,它很满意!杨柳说,你看她喜欢在里面呆,还啃来啃去,这就表示满意。

我女儿小的时候,都是我岳母和妻子带着,我从来没有怎么操心,现在带着画眉这么一个小东西,我原先没有心理准备,而且也没有养狗训狗的经验,于是,麻烦事一桩接一桩来了。

首先是遛狗麻烦。我牵着画眉出门,小不点真像一个好奇的孩子,对什么都感兴趣,东闻西嗅,探头探脑。我口里念叨着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”,想让她加快脚步跟我奔跑;她倒好,自由散漫,南冲北突,想怎样就怎样。一会儿半蹲着拉尿,一会儿弓着背拉屎,一会儿,大约嗅到了另一条狗的气味,干脆停着不走了。


其次撒尿麻烦。小狗野性特别重,楼上楼下,客厅卧室,她都能去,一会儿尿一点,一会儿尿一点,我知道,她在圈地宣告她的领土主权。可我家全是地板,她尿了,我就得赶紧擦。小狗是一个神奇的能量球,你就是一溜小跑跟着擦,都来不及。

其三拉屎更麻烦。她特别喜欢溜到二楼卧室,在飘窗下,我的床铺前。也许是喜欢这里吧。这里宽敞,透气,视线好,可以看见园里景致:茶花绽放红艳艳的朵,玉兰孕蕾一个个的苞。她神清气爽,一拉好几坨。

更恐怖的是,别的动物一般不敢过于放肆,与人到底还有个界线。她倒好!“咯噔咯噔”上楼,轻轻一纵,竟然上了我的床上。

天哪!你是条小母狗,你不怕女主人发飙吗???


读者千万不要会错意。

我家女主人特爱干净,狗屎狗尿落在地板上,她除了用清水拖之外,还用消毒水反复擦洗。

我对着画眉,大声斥骂。火药气十足的声音,大概让她明白了她的错误之严重,以后就不再有如此冒失的举动了。

很快,在我们的反复教育下,小狗基本上也知道应该如何拉屎撒尿。每日晨昏,都由她在院子里“撒野”;平时关在屋里,发现她不吃不喝,焦急不安,“嗯嗯嗯,嗯嗯嗯”,乱走乱嗅,我们立马开门,她就会冲出去,跑到桂花树底下去方便。

我们扔给画眉穿过的鞋,杨柳说,她愿意闻到我们的味道;

我们扔给画眉几块木头,杨柳说,是因为小狗需要磨牙;

我们遛狗的时候,任画眉想走就走,想停就停,说是让她熟悉环境;

我们带着画眉去拜访黑妞,让黑妞闻画眉的屁股。杨柳说,狗的腺体在尾部,这样黑妞就认识了,她告知黑妞,不许欺负画眉。

我们给画眉买专用的狗食品和狗爱的“骨头”,她也吃得津津有味。

总之,画眉是我们家的一员,人狗相处得渐渐融洽了!

画眉太热情!

我走进院子,她迎上来,摇头晃脑,我担心她的腰会不会扭断;

我晨起,她挣脱绳子冲上来,又搂,又抱,又啃,我担心,我的手和脸会被她口水弄脏。

我拿了相机给她拍照,照片里的画眉,调皮活泼,好不可爱。


我发给杭州的好友看,她也高兴,朋友圈里发:


昨夜好朋友发来的图片让我有些感慨,一只小狗也经历了多舛的命运,几次命悬一线,如今她却戏耍在衢州某座深宅大院里,自由自在,好不快活。

几天不见,她大了不少,也很漂亮,她的名字也从“小黑”到“珍珠”再到“画眉”——正是恍若前世今生。

话说我乱叫“珍珠”被批评不像狗的名字,而好朋友居然给她起了更加文艺的“画眉”,令我叹服。

画眉啊画眉,苦尽甘来,希望你知恩图报,给好心又有趣的好朋友一家带去更多欢乐。


画眉好聪明!

她也很快学会陪我们散步了。三个月的狗毕竟是孩子,她胆小又贪玩,出门散步,她就四处溜达,但我一拍手,她就立马四蹄如飞跟上。

我带着她去老屋园里里,她在院子里走着,嗅着,蹲着,仰着平额,噘着短嘴,扬着两条细细的眉毛,是在看我种的腊梅花吗?

我带着她,奔跑在蓝色的乌溪江之畔,奔跑在明晃晃的阳光里,奔跑在冬天的冷风中。

我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奔跑过了?

人狗乐融融!

但有一件心事,让我日夜不安。

如果狗在我家,我必须去打疫苗,办养狗证,这都好办。问题是,她是一条漂亮的母狗,到时候一定成群结队的公狗会从四面八方而来,天哪!吓死我了!如果把她做绝育手术,则永远剥夺了她做爱人,做母亲,做祖母外祖母的权利了!

我就更不忍心!!

好朋友潮潮来我家看我,听我谈起心事。

他笑着说:“哈哈!那很简单,到我那里去吧。我正需要一条好狗帮我看山。我从小养狗,我那里还有别的狗,让它们一起友爱生活。”

那天,他就把画眉装在皮卡里带走了!


我心情很复杂,她走的时候,身上颤颤抖抖的。是不是怨恨我又一次抛弃她?

隔天,潮潮电话来说画眉很乖!有吃有喝有伴!

再过几天,潮潮告知她活得很开心!

潮潮是厚道的,他为人处世都很好!遇到这样的主人,画眉有福气啊!

记得潮潮曾说,他喜欢狗,他会训练狗,狗应该有属于自己的“狗生轨迹”;潮潮说画眉也是一个漂亮姑娘,她应该有自己的爱情婚姻,家庭儿女。画眉会在大山里,真实自然平静地度过一生。

没有画眉的日子有些无聊,杨柳告诫我们,得过一些日子才能去看画眉,让她和新主人感情更融合。不然,是对她又一次伤害!

唉!画眉啊画眉!我猜不出你的父母,我也猜不出把你领养的那个“流浪汉爸爸”的模样,他现在去哪儿了?过得怎么样?我也猜不出你的“流浪汉爸爸”被驱赶回家后,你那几天是怎么过的。

那个号称“天堂”的城市不允许养你这样的柴犬,尽管你有一个“中华田园犬”的美称,而这,改变不了你被驱赶、被屠杀的命运。我只是想,于你而言,当下的人间太复杂了!如果可能,请你投胎生活到另一个世界吧。

幸好,你被有爱的人接力着,回到了中华的山野。


我幻想着,在远离城市的山林,可爱的小狗画眉,腾身奋蹄,在山野里纵横蹦跳,在土路上疾速奔跑。

我幻想着,夕阳西下,画眉陪着主人,一人一狗坐在山岩上,沐浴着晚霞,雕像一般,人狗情未了。

我幻想着,月圆之夜,画眉像她的无数祖先一样,也能对着乌蓝的夜空沉思,默想,偶尔发出一阵阵自由的咆哮……


作者:

“晚上八点”主笔

浙江省语文特级教师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