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养麻雀

2023-04-03 20:06:01 581

摘要:读过的一些写麻雀的文章,都说麻雀养不活。事实上,麻雀不是养不活,而是作者不会养罢了。小时候在初夏季节,我们这些十来岁的男孩子,经常干的一件事就是养麻雀。夏初,鸟儿们忙着繁殖。山墙上、屋檐下的窟窿里,露出细草,有麻雀做的窝,夏初,里面有麻雀蛋...

读过的一些写麻雀的文章,都说麻雀养不活。事实上,麻雀不是养不活,而是作者不会养罢了。

小时候在初夏季节,我们这些十来岁的男孩子,经常干的一件事就是养麻雀。

夏初,鸟儿们忙着繁殖。山墙上、屋檐下的窟窿里,露出细草,有麻雀做的窝,夏初,里面有麻雀蛋或小麻雀。

那时的麻雀很多,一群一群的,少则几十个,多则上百个,甚至几百个,飞来飞去,“呼呼的”,像刮起一阵风。

初夏,麻雀们开始做窝。麻雀窝很多,站在地上,就能看到屋檐下有一些麻雀窝的羽毛、干草露在外面。老麻雀一天到晚,飞进飞出。老麻雀飞进时,就能听到小麻雀“叽叽喳喳”的叫声。

周末的中午,几个男孩子相约在一起,抬着不知从谁家借来的又粗又沉的木头梯子,搭到屋墙上摸麻雀。

孩子们把梯子搭好了,两个人在下面扶着,最大胆的那个上去掏麻雀。

乡村的人们不怎么喜欢麻雀,因为麻雀在早晨和傍晚,成群的聚集在院子里,叫个不停,很是烦人。而在谷子成熟时,一群群的麻雀就飞到谷地里,啄食谷子,糟蹋粮食。对于孩子摸麻雀大人们既不大赞同,也不强烈反对。老师和家长只是讲一些故事,告诫我们,不要去摸麻雀,那很危险。讲的最多的就是某某村的几个孩子去掏麻雀,摸到蛇了,吓得从梯子上掉下来,摔死了。更恐怖的故事是某某孩子在掏麻雀时,一边掏,一边张嘴唤,蛇一下子钻进嘴里,弄不出来,小孩被憋死了。

故事很恐怖,胆小如我的就不敢去掏麻雀,只能在下面看。不过蛇是很少碰到的,记忆中只遇到过一次。那时在一个旧炉屋掏麻雀碰到的。炉屋很矮,站在地上就能够到屋檐。一个小伙伴把手伸进窟窿里,忽然他脸色大变,感觉里面冰凉,说里面有蛇。我们找来长长的木杆,伸进窟窿里,捅来捅去,一会儿,一条长约一米的黄色斑纹的蛇顺着长杆滑了下来,我们喊叫着逃开了。

麻雀下卵很有趣,一般是农历的几月就产几个孵出小麻雀的蛋,外加一个不能孵出小麻雀的慌蛋。

小麻雀头顶上的毛色也不一样,有枣木色顶、榆木色顶、槐木色顶等,根据小麻雀头顶毛色的深浅,就能判断出一个小麻雀是第几个孵出来的,是哥哥姐姐还是弟弟妹妹,由此也断定出小麻雀的优劣。孵出的越早,小麻雀越好。当然,孩子们在分麻雀时,都想要枣木色的。

摸麻雀时,老麻雀就在附近一边悲惨的叫着,一边飞来飞去。胆子大的麻雀就向摸麻雀的孩子扑去,在头顶转来转去。但是,它们的反抗是徒劳的,麻雀蛋或小麻雀最终还是被掏去。孩子走得老远了,老麻雀还在钻进钻出,凄惨地悲鸣着。

我们折腾一中午,常常掏几十窝麻雀窝,但是摸到的适合喂养的小麻雀并不多,很多是麻雀蛋,大都在地上摔碎了。适合喂养的小麻雀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。太小的小麻雀很难养活,太大的小麻雀不能喂熟。适合喂养的小麻雀是刚刚长出羽毛的小麻雀。

摸完了,孩子们就分麻雀。

我拿着分到的麻雀回到家里,放到一个小纸盒子里,底下铺上棉花。刚摸回家的小麻雀有些生气,不肯吃东西。可不到傍晚,小麻雀就饿得坚持不住了,大大的张开嘴巴,嘴巴周围是一圈鹅黄,不停的鸣叫着。我把蚂蚱的尾部摘下,放到小麻雀的嘴里,小麻雀的头摇着,身体向后退着、晃动着,食物就咽下去了。

那时的蚂蚱特别多,村边的地头上,河岸上,到处是蚂蚱,人一走过去,中华蚱蜢、土蚂蚱、山蹦子等纷纷蹦跳,令人眼花缭乱。不过这些蚂蚱都很小,到了秋后才长大,这时它们的身体也只是一层皮。我这时喜欢逮一种叫“骆驼敦子”的蚂蚱。在收割后的麦地里,这种蚂蚱很多,身体是土黄色,带有一些黑色的花纹,翅膀很短,腹部肥大,长相难看。雌性的“骆驼敦子”在地里蹒跚着,很好逮。腹部满满的金黄色的仔,每粒仔像细细的大米粒。

我用这种蚂蚱的卵喂小麻雀。

小麻雀不好养,往往养不了几天就死去,大多是撑死的。多亏麻雀那时多,死了我们再去掏。

养到十多天,麻雀就会飞了,我们带着麻雀到场院里,把麻雀扔到天空,小麻雀扇动着翅膀,“啾啾”鸣叫着,飞到身边。

母亲告诉我,她小时候养过一只麻雀,养得很熟了,外出下地时就带着它。麻雀就蹲在母亲的肩上,也不飞走。有时,母亲把一根针上拴上红线,扔到井里,让小麻雀去叼。小麻雀听到命令,立即飞到井里,在针落水前叼上来。

前些年,炸麻雀成了一些饭店的一道佳肴,不少人喜欢吃。饭店收购麻雀,有人就逮麻雀,在野地里、树林边挂上网,麻雀碰到网上就挂住了,飞不走了。

逮麻雀,农田大量使用农药,昆虫大量减少,麻雀失去了主要食物,造成了现在的麻雀越来越少。现在,在冬季,已经很少见到成群的麻雀了。偶尔见到一群,也就只有几十只,看到人了,仓皇飞去。

麻雀已经成为保护动物了,自然,现在的孩子也没有养麻雀的了。

我在工作的地方住在一座老楼上,楼已经有六十年了,墙壁上有不少的窟窿,有几只麻雀在上面筑巢产卵繁殖。

我的北面窗户上上方有一个窟窿,有一对麻雀,已经好几年了,夏天,年年在这窟窿里产卵孵麻雀。冬天,夜里就栖息在窟窿里。夏天,时常听到小麻雀的鸣叫。冬天,天一亮麻雀就在窗外鸣叫。

那两只老麻雀,有时落在窗台上,隔着玻璃,和我对视,不惊慌,不害怕,像一对朋友一样。我有时觉着,这两只麻雀好像被我养熟了。

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,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。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,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 我要报料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